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游戏 > 内容详情

官榜最新章节_ 5580章 灵堂之上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绍兴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一夜就这样悄然而逝。

    清晨降临,秦家族地。

    整整一晚上秦家人就没有谁能睡着觉,尤其是秦韶的父母更是哭的死去活来,他们直到这时候才亲眼看到了死去的秦韶,看到了已经变成冰冷尸体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秦政让人经过精心拼凑化妆过,否则就秦韶从悬崖上摔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的惨状,直接看了肯定让这两位当场昏厥。

    “秦韶我的儿子,你怎么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便死掉,你当时不是说只是出去玩玩,不会出事的吗?这算什么?”秦韶母亲黄美芝哭的死去活来,整个人趴在灵柩前面,任凭谁拉都不起来。

    白发人送黑发人,何其悲惨!

    秦韶父亲秦德脸色阴沉,眼圈涨红,额头青筋毕露,分明是痛苦过后强忍着心中的怒意。

    秦九鼎慢慢走近灵堂。

    看到秦九鼎进来的身影后,秦德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,面对着秦九鼎只是磕头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黄美芝更是从灵柩前面爬过来,冲着秦九鼎哭泣着喊道:“爸,您一定要给秦韶报仇啊!秦韶不能死的这么不清不楚的,不管是谁杀了他,我都要让他们一起陪葬!”

    灵堂上秦家人的眼神全都落在秦九鼎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这件事绝对不能这样算了,秦韶是我秦家的嫡系,他的死是对我们秦家的最严重的挑衅和侮辱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情经过我已经知晓,这事和苏沐有关系,我现在就去索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消息便是,听清楚,在我没有回来之前,谁都不准胡闹,谁要是敢肆意闹事,就别怪我家法伺候!”秦九鼎神情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&引起癫痫发病的原因是什么nbsp;当秦九鼎的身影从灵堂消失后,其余秦家人也都分别走开,这里很快就只剩下秦德夫妇,秦政在这时候走进来,恭敬的给两位叔叔婶婶行礼后沉声说道:“叔叔婶婶,秦韶的事情是我思虑不周造成的,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凶手桑迪已经死了,但她的死不能就算是结束,下面的事情该怎么做,您二位放手去做便是!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政了!”秦德双眼含雾说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您别这样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秦政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谁想就在这时黄美芝像是发疯般的冲着秦政冲过来,这么近的距离,秦政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脸上便被黄美芝的锋利指甲划出几道血痕来。

    他疼痛着往后倒退几步,眼底闪过一抹凛冽,却很快遮掩住,冲着黄美芝急声喊道:“婶婶,您这是怎么了?我是秦政啊。您不会把我当成苏沐了吧?我是小政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秦政,我骂的就是你。秦政,亏我和你叔叔这些年对你是这么照顾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“秦韶去千龙盘山道是做什么,难道我们不清楚吗?我们清楚却没有阻止还不是想着他是在为你做事,你肯定能照顾好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就是这样照顾的吗?在你的照顾下,我儿子死了,死的不能再死!可你那?你却是没事!为什么我的儿子死了,你却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秦政,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,杀人不见血的屠夫,我们不稀罕你在这里假仁假义,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们这支和你秦政恩断义绝,老死不相往来!”黄美芝像是疯掉般,癫狂的喊叫着,她整个人现在就是泼妇,就是疯掉的梅超风,就是世界上最有怨气的厉鬼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秦德厉声呵斥,冲着秦政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政,你婶婶神智有些混乱,她现在情绪太过激动,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,这里没有什么事了,你去忙你的事吧。”癫痫儿童发作时间r>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政深深的望了一眼黄美芝后冲着秦德说道:“德叔,这里的事就麻烦您了,至于说到婶婶,还请您多做解释下,秦韶的事情我也很伤心,您放心,我一定会为他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德将秦政送走回到灵堂上后,黄美芝眼神狠辣的望过来,语气刻薄的说道:“秦德,你到底是小韶的爹还是他秦政的爹,胳膊肘怎么一直往外拐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躺在棺材里面的是你的儿子,而你儿子说是苏沐害死的,但归根到底就是秦政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秦政,小韶怎么可能会躺在这里,还能活得好好的。都是秦政,小韶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好,不但不向着我,反而是向秦政摇尾乞怜。怎么个意思?你秦德就这么没有骨气?在秦家的地位就这么不值一提?”

    被这样讽刺讥诮,秦德的心里怎么能好受,他的脸色唰的就惨白,咬牙切齿的冲着黄美芝说道:“黄美芝,你给我闭嘴,消停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从嫁给我那天起就瞧不起我,觉得我在秦家没有话语权,是个没本事的人。这些年要不是说早就享受惯了秦家带给你的这种荣耀,你已经和我离婚!现在又讽刺我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做真的只是为了我吗?小韶死了,我比谁都伤心欲绝,他是我的儿子。你我之间的感情再稀薄,却影响不到我对小韶的疼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清楚我对他的希望有多大吗?你以为我想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在秦家这些年历来都是秦政老爹掌握着话语权,他老爹也就是我大哥秦廉,那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强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清楚秦家以后是要交给秦廉来执掌的,而秦政就是名副其实的第三代接棒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秦政现在为敌有好处吗?能给小韶报仇?能让小韶活过来吗?”

   资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 “黄美芝,你给我听着,小韶的死不管是谁造成的,只要是当时在场的人,我都会报复。你只要清楚这点就成,其余的事情不要管我怎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等到将小韶的后事安顿好后,你就和我离婚吧。不过你放心,我会给你一笔足以让你几辈子衣食无忧的离婚费的!”

    秦德望着眼前的灵柩,神情逐渐冷酷。

    黄美芝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不认识秦德,这个和自己同床共枕的老公,竟然有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离婚?我不要离婚!

    “阿德,对不起,刚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,我不是故意那样说的,我就是心里着急。我就是…”

    黄美芝剩下的话都没有说完,便被秦德强行打断,他微笑着走上前,露出的这抹笑容在灵堂中显得是那样诡谲恐怖。

    他温柔的撩拨起来黄美芝的发丝,柔声细语的说道:“和我离婚对你有好处,只有离婚,我身无牵挂之后,才能够安心去做我想要去做的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美芝,我的女人,我的媳妇,我今天就当着儿子灵柩的面向你发誓,小韶之仇不报,我生不得安宁,死不入轮回!”

    生不如安宁,死不入轮回。

    黄美芝傻傻的望着秦德。

    “我要做的事情谁也不可能挡住,我在所有人的眼中不过只是一个可笑的小丑,捎带着我的儿子秦韶在别人眼中也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秦政真的拿他当兄弟看待吗?要是的话,他又怎么会被桑迪那样一个女人控制住杀死!”

    “昨晚去千龙盘山道山峰的秦家护卫又何其多?缺保护秦韶的两个人吗?美芝,我能和你说的都和你说了,不能说的你也不要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先安静等着,以后你就会清楚我的良苦用心,会明白我秦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!”秦德按着黄美芝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&nbs广东药科大学附一院神经内科好不好p; “嗯!”黄美芝乖乖应道。

    灵堂之上只有这对可怜的夫妻,和他们死去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片凄凉。

    刚从灵堂出来的秦政,在回到自己院中后,猛地关上房门,刚才的温文尔雅陡然间被褪下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狰狞恐怖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对着镜子看着面上血痕连连的伤痕,恶狠狠的说道:“黄美芝,你个贱女人,竟然敢对我动手,竟然破我相,你给我等着,老子是不会放过你的,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!”

    这刻的秦政哪里将黄美芝当婶婶看待!

    面对刚刚失去儿子的黄美芝,秦政都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辱骂,要是说放在平时,可以想象他会对黄美芝如此恭敬吗?

    不会的!在他心中整个秦家值得他尊重的只有秦廉和秦九鼎。只有他们才是自己的亲人,其余人都是可有可无的棋子。

    秦家想要壮大,想要延续辉煌,只靠他就行。

    棋子就该有棋子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秦韶,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的,你就算是死,都要死的有价值,我会用你的死,拿下苏沐!彻底拿下苏沐!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秦政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灵堂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遍秦家,只是听到这件事的秦家人,却没有多少感觉。

    站在秦韶那边?不可能的,秦韶已经死掉,剩下的秦德和黄美芝在秦家内又不受重用。

    要不是说秦德是秦九鼎的亲生儿子,他们这支早就从嫡系沦落为旁支。和他们靠近就是和秦政疏远,想到秦政背后的秦廉,想到秦九鼎对秦政的重视,是个人都懂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惟有一个人听到这事时,嘴角露出神秘笑容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