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拍案说法 > 内容详情

官榜最新章节_ 5594章 怎敢我行我素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3来源:绍兴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郑玉伦从内心不想要这样做,但他却清楚自己要是不配合,不这样做的话,那弄不好就要换个其他人来坐这个位置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陈畅好说,可站在陈畅背后的季敏锐却非常难对付,这家伙就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主儿。

    所谓的官场规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笑话,在他的世界里,一切利己才是唯一的规矩,谁要是和他对着来,他都会想方设法的搞掉。

    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前例!

    一个坐拥数亿资产的商人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个商人背后还站着一个身为副县长的老爹。

    而这个老爹季山崖老来得子对季敏锐又是非常护犊子,这样形成的一个互惠互助的内外链条,谁能轻易撼动?

    “这事我会努力的。”郑玉伦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提前感谢郑镇长了,我就知道有你出马,铁定能办成。”陈畅端起面前的酒杯,冲着郑玉伦微微一笑就要喝掉。

    谁想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房门从外面轰然推开,几道身影堂而皇之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怎么不知道敲门!”陈畅双眼眯缝的望着骤然间冒出来的这几个陌生人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啊!苏...苏书*记!”

    郑玉伦屁股下面像是安装了弹簧般,蹭的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起来,将红酒杯扔到桌上的同时,额头布满着汗珠。

    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容,即便亲眼看到,他都没有能从震惊中醒来。

    真是市委书*记苏沐!

    “什么苏书*记?郑镇长,你知道他是谁?”陈畅眉头微挑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郑玉伦却不敢再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他又是谁?”苏沐扫过全场后,波澜不惊的问道。

张家界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     “书*记,我是青虫镇的副镇长郑玉伦,这位是及时矿业总裁秘书陈畅。”郑玉伦当然认识苏沐。

    要知道前段时间苏沐刚来过这边,作为主抓矿产工业这一块的副镇长,肯定是要陪同的,认错?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哦,总裁秘书?看来你是及时矿业的人!行啊,我正愁找不到你们及时矿业能做主的人,既然你是总裁秘书,相信说的话应该会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季敏锐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一趟吧!”苏沐信步走到窗口,看着外面依然在施工的场景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我们季总可不是谁想就能见到的。”陈畅上下审视着苏沐怒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的陈秘书,你就不要在这里装逼了,你这样大呼小叫是想要吓唬住眼前这位爷吗?我说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

    别说是你这样的货色了,即便是季敏锐,是他老爹季山崖站在这里,都不敢嚷嚷装逼。

    “放肆,苏书*记让你打电话叫人就叫人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舒秦在旁边立即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”眼瞅着陈畅还要说出更加过分的话来,郑玉伦急忙走上前,拉了拉后者肩膀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了,还是赶紧通知季总过来吧,这位是咱们有凤市市委的苏书*记!”

    陈畅脸色瞬间煞白。

    谁?有凤市市委书*记苏沐?不是吧?这下雨天你堂堂市委书*记会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匪夷所思,可有着郑玉伦的话在,陈畅又不得不相信,他赶紧拿起手机就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狐假虎威也要看对谁不是,当着市委书*记这么大领导的面,陈畅胆子都吓的破掉,哪里还敢装逼。

    当电话那边接通后,传来的便是季敏锐有些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畅,事情办妥当没有?”

    “季总,这边出了点状况,您能赶紧过来吗?”被苏沐双眼直视着,陈畅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&癫痫治疗效果好的方法nbsp; 他可不敢当着苏沐的面说市委书*记来了,那显然并非苏沐本意,不然何必要自己打这个电话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吗?不就是死了一个人吗?多大点事,咱们矿上以前又不是没有死过人,这事你赶紧处理妥当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要赶紧继续扩大矿山,最近我可是接到了不少大单子,全都是需要原材料,你那边要是敢给我掉链子,可别怪我不讲情面,当然干好了,奖励也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彭文涛那?他不是去签合同了吗?签好没有?”季敏锐是察觉到陈畅的语气有些不对劲,但却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陈畅这就是没办成事心里面没底气,要不然还能有别的问题吗?

    多年的唯我独尊,早就让季敏锐养成无所顾忌的性格!

    “季总,您还是过来一趟吧。”陈畅就差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,这么怪异,说吧,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季敏锐皱起眉头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重要的事需要您过来拍板。”陈畅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等着吧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季敏锐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不太高兴过去,但这事被陈畅说的这么含糊,他心中也开始嘀咕盘算起来,别真的是发生了什么大事,那样靠个秘书的确兜揽不住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问,他往矿山赶过去。

    “苏书*记,季总说很快就会过来。”陈畅挂掉电话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就过来吧,难道我还要在这里等他吗?”苏沐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畅顿时噎住!您不等季敏锐?那您让我喊他过来做什么?

    “郑玉伦,你是这里的副镇长,我相信你们青虫镇的镇党委镇政府做事是有原则和标准的,现在我安排三件事,你马上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你们镇派人给我将及时矿业查封!在没癫痫常见药物是怎么进行治疗吗有市委的政令下达前,这里不准再放一炮,不准再往外运送一块矿石,要是说被我发现这里有谁敢顶风作案,拿你们青虫镇发问!”

    “第二青虫村的马文运是被那个彭文涛动手打伤致死的,你们镇派出所马上扣留拘押彭文涛,同时将当时闹事的人全都抓起来严格审问,我希望你们能让我看到青虫镇的依法办事,执法必严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及时矿业不是想要扩张吗?不行,从即刻起,及时矿业向外扩张的计划必须遏制住,周遭所有村落的土地不允许再被收购,这事你亲自去抓。”苏沐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!”郑玉伦急忙如筛子般点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季敏锐的人,等到他过来后,让他即日向望陇县县委县政府交代清楚违法行为,并做出悔改报告。”苏沐指了指陈畅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书*记,我知道了。”陈畅赶紧应声。

    “去落实吧。”

    苏沐说完转身就离开办公室,郑玉伦和陈畅赶紧相送到楼下,目送着苏沐就这样从眼前消失,而留在行政楼前面的几辆面包车中,疯狗彭他们也下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谁是能利利索索的下车,推开车门的瞬间,全都是从地面滚着出来的。不是断腿就是断胳膊,要是说不救治的话,疼也疼得他们半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诡异一幕,场地上的工人也立即察觉了,全都停下手中活儿望过来,满脸的惊讶和疑惑。

    “郑镇长,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陈畅有些抓耳挠腮的问道。

    之前还有的那种嚣张跋扈,这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看到他这样,郑玉伦心中很痛快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尼玛的,不是挺能装逼的吗?现在我看你还怎么装逼!

    这段时间老子装孙子装得实在是太憋屈了,现在也该轮到你们。

    跟着苏书*记后面做事,多痛快啊!心态发生变化的郑玉伦,眼神冷厉的盯着陈畅,嘴角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我能怎么办?这还不都是你们及时矿业折腾出来的好事,以前嚣张跋扈就绥化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算了,现在都敢玩出人命官司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这事我无能为力,只能公事公办!”郑玉伦走到一边就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而在接听到郑玉伦电话的瞬间,整座青虫镇顿时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没谁能想到苏书*记前面刚来,这时候又出现了,而且还是为了马文运的事情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想到这事背后隐藏的恐怖含义,便没谁能安稳住。青虫镇镇党委镇政府的人齐唰唰的往这边敢来,镇派出所的民警也第一时间杀过来。

    整座及时矿业很快就处于人仰马翻的壮观场景中,至于说到继续采矿,想都别想,郑玉伦强势的下达了停业整顿命令。

    整座矿山刹那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在半路接到陈畅电话的季敏锐当场就傻眼了,他下令加快速度赶往矿山的同时,大脑急速转动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想都没有办法想到苏沐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就下达的那些命令,分明是针对及时矿业针对他的。

    针对自己不怕,大不了从头再来,但季敏锐害怕的是因为这事得到了苏沐关注后,牵连到老爹季山崖,那样的话他们季家就将彻底没有戏。

    将苏沐的政令放到一边不去理会?

    季敏锐心中是这样想过,但这个念头刚浮现就被他摒弃掉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傻子,这两天听季山崖在家里经常说苏沐是怎样强势,怎样在青廉县以雷霆手腕将曹氏集团拿下。

    自己的及时矿业是牛逼,可真的要是和苏沐硬碰硬,碰的过吗?无疑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麻痹的,苏沐啊苏沐,你堂堂市委书*记不在市里面享福,非要来我这里瞎搅和,为一点小事抓着不放,有必要吗?

    我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必须赶紧通知老头子,要不然这事没有办法解决啊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